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动态 > 正文

被拐24年自述:被转手多次 醒来时已被卖到福建山村

时间:2018-09-13 16:52:37 来源:本站 阅读:3140117次

原标题:被拐24年自述:坐了几天绿皮火车,被转手多次,醒来时已被卖到福建山村

记者/金贻龙 邓慧元

?吴玉龙与亲生父母的合影

失踪的孩子

“玉龙不见了。”

1993年4月的一天下午,四川省古蔺县石硪乡黄英村(后更名为皇华镇大坝村),农民吴世禄正弯着腰,在田里插秧。田埂上一声吆喝传来,“老吴,家里来客人咯。”他放下锄具,赶到家中一看,是儿子养父陈加强的五弟。

“你儿子不见了,走丢了,可能是被人贩子拐走了。”说这话时,陈家五弟翘着二郎腿,手里杵着一根长长的打狗棍。

“啥时候丢的?”

“昨天,?#27426;裕?#21069;天,哦,也?#27426;裕?#22909;像一个礼拜了吧。”

吴世禄的妻子站在旁边,当场?#22270;?#20102;:“人都丢了,你还楞着干嘛?快去找人啊!”但陈家五弟两眼望着天花板,“已经出省了,别找了,没用的。”

吴家与陈家“结缘?#20445;?#35201;从?#27426;?#36865;养的往事说起。

1989年,随着“哇”的一声,吴玉龙降生了,对于已经有八个孩子的吴家来说,新生意味着灾难。在那个“超生”被严厉打击的年代,吴家的“老八”出生时被罚款了1700元。

看着儿子水嫩水嫩的皮肤,吴世禄觉得可爱极了,但家里只种了三亩地,穿衣吃饭都成问题,几个孩子的上学钱都是亲戚帮衬的。拿不出钱来交罚款,他只能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:通过中间人把吴玉龙送养给陈加强一家。

陈加强一家住在石硪街上,妻子是镇上仅有的两名医生之一,长女两岁时病逝,二女儿刚五个月大,体弱多病,需要个儿子来冲?#30149;?#38500;了这些,吴世禄夫妇对陈家的了解并不多。送养时,两个家庭甚至没有立下字据。靠种地为生的吴世禄夫妇只有一个简单而朴素的心?#31119;骸?#24076;望这家人?#35759;?#23376;抚养成人就行。”

吴玉龙是在出生第40天送养到陈家的。不久,养父?#29238;?#20182;改了姓,叫陈玉龙。虽然无法见证儿子的成长,但吴世禄有时上街赶集经过陈家,他会看到儿子在屋前玩泥巴,吴世禄也不打扰,隔着马?#32602;?#20599;偷看两眼就走。田里的稻谷熟了,他也?#25104;?#19977;四百斤送到陈家,这些大米基本能够满足陈家五口一年的口粮。

1990年,陈家生了个儿子,从那以后,养父陈加强的脾气大增,经常将气撒在吴玉龙身上。?#22365;?#19968;次,他打了玉龙一棍子,还当着外人的面说玉龙不是他儿子。”养母李义芳在给吴玉龙的四姐吴丽萍的短信中写道。

后来,李义?#23478;?#23558;吴玉龙的失踪“归罪”到了丈夫陈加强身上,她回忆称,事前就有人贩子联系过陈加强,?#20843;邓?#23558;吴玉龙交给他卖到广东,并?#20449;?#20107;成后给予2000元。

?#28304;耍?#20859;母李义?#35760;?#28872;反对过,“你把人卖了,怎么向吴家交代?”但反对也无济于事,换来的是丈夫的一阵毒打。

吴玉龙被拐的半年前,陈加强专程去吴家踩点。“大姐嫁在哪里?二姐在啥单位上班?三姐多?#27809;?#19968;趟家······”当年,吴世禄的四女儿吴丽萍才15岁,她清晰记得,从不来登门的陈加强那一次将她们的家务事打听了个遍。

“当时我就觉得这个人有猫腻,我们好吃好?#20154;?#20505;着他,我爸妈把家里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。”吴丽萍回忆说。

这场拐卖?#31449;?#36824;是发生了。

在吴玉龙的记忆里,1993年,养父说要带他去一个叔叔家玩,但出门后,养父却背着他走了几天的山?#32602;?#28982;后将他交给两个中年男子,自那以后,吴玉龙再没有见过陈?#24050;?#29238;。

在四川古蔺县公安局做?#20107;?#26102;,吴玉龙说:“交给这两个中年男子后,?#19968;?#22352;了几天绿皮火车,因车厢?#23548;罚?#25105;躲在座椅下面。下火车后,不知被转手了多少次,才来到一个院子里。在那里,聚集着许多和我一般大小的孩子,有的光着?#32602;?#26377;的扎着鞭子,有的嚎啕大哭,后来又被几个男子锁在院子里,不让出去,吃饭由一位老奶奶端进去。”

吴玉龙在四川的故乡

“拐卖江湖”

在吴玉龙被拐卖的1993年,失踪人口的信息通报机制还未见雏形,警方的天眼监控不像今天这样遍布大?#20013;?#24055;,DNA?#33258;导?#23450;技术的权限也没有下放到区县级。寻亲,更像是吴?#19994;?#29420;的旅程,漫长,不知终点。

儿子被拐后,生父吴世禄在石硪乡治安室报了?#31119;?#20540;班民警在登记簿上记录了吴玉龙的基本信息,并让吴世禄回?#19994;?#28040;息,?#22365;?#24773;况我们会通知你。”

四月的四川盆地,油菜花开得漫山遍野,古蔺县位于盆地南缘,时值农忙,人们正忙着收油菜、割小麦,失去儿子的吴世禄却跟丢了魂似的,一天也待不住。

一周后,治安?#19968;?#26159;没有消息,吴世禄又找到石宝镇派出所,经过一番软磨?#25165;?#21518;,对方才答应给他开一张证明信。他没出过远门,寻子?#37027;校?#35777;明信更像是他的通行证。“带上它,不管到了哪里,沿线的派出所都会配合你。”派出所的工作人员说。

踏上寻亲之旅,吴世?#27426;?#37324;揣了三四百块钱,李义?#20960;?#20182;指了几个拐卖人口集中的地点。出发后,他时常?#21350;?#36890;往贵阳的公路上,客运大巴的鸣笛声响起,他?#23545;?#22320;挥手,示意要上车找儿子,逢人就掏出吴玉龙的照片问:“看到这个小孩了吗?他穿着·······”

那段时间,为了省钱,吴世禄每天要步行50多公里,中午吃几个包子,当地人看他不容易,晚上便留他过?#22466;?#20004;个多月下来,手上的钱花完了,依然没有儿子的踪影。

?#27597;?#26376;后,吴世禄年仅15岁的女儿吴丽萍决定?#25628;А?#27492;后的20多年时间里,她接过?#25628;罷业?#24351;的重任。

贵阳是西南五省市的交通枢纽,许多古蔺县人出省?#23478;?#20174;贵阳中转,吴丽萍选择到贵阳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餐馆打工,每月50块钱工资,这份工作让她有机会深入“拐卖江湖”。

在招呼客人、收?#24052;?#31607;时,她默默观察客人,?#32423;?#20063;与客人搭话。时间长了,她发现,人贩子多为一男一女,为了交手方便,他们常常假扮成夫妻,对外的口径也很统一:“这是我们的亲生孩子,但计划生育太严,不敢带回家,是在外面偷生的,想找个人家送,给点?#36137;?#23601;行。”

与这些人混熟之后,他们也吐露出一些“道”上的事,吴丽萍一连打听了30多个线人,但大多数一听她要找丢失的弟弟,大都含糊其辞或冷眼相待。

吴丽萍还专程跑到潮汕地区的人口拐卖窝点实地暗访,路遇一些操着古蔺口音的老乡,她就掏出弟弟的照片,让对方识别辨认和提供线索,并请求当地派出所帮助。

从1994年到2011年间,吴丽萍将搜寻?#27573;?#20174;贵阳扩展到浙江、福建、江苏、上海、?#19981;鍘?#27827;南、山西、陕西等省市,十几个春节都在异乡度过。通常的情况是,在一个地方干几个月后,攒下几千块钱就辞职,一大部分工资都花在?#25628;罷业?#24351;的?#36137;?#19978;。在餐厅端过盘子,也在流水线上做过裁缝,还开过出租车。“出租车司机这活儿比较自由,有了钱?#33151;フ业?#24351;,回来再继续上班?#20445;?#21556;丽萍说。

2010年,公安部的“打拐?#31508;?#25454;库建立起来,吴世禄坚信,“找到儿子有希望。”他像上了发条,每隔十天半月,就拿着资料跑到古蔺县公安局,询问办案进展,但始终没能有更大的进?#22466;?/p>

吴丽?#23478;步?#32039;盯着案子,手上一有对破案有帮助的线索和证据,就向警方提供。很长?#27426;?#26102;间,在古蔺县公安?#32622;?#26085;进出登记名单上,她的名字占了一页多纸。

吴世禄的老伴儿年龄大了,没有力气再折腾下去,但每次看到电视里的打拐新闻,就偷偷躲在角落里抹眼泪,“我的儿在哪里啊?”

吴家多年寻子攒下的火车票

被改变的人生

那场拐卖,也改变了吴玉龙的人生。

1993年,吴玉龙被?#27426;阅?#22899;带到了福建一户人家,因为走了几天山?#32602;?#36827;屋后吃了些东西,他就睡去了。这一住,就是25年。他后来才知道,这户人家因为一直没有儿子,所以托人把他买了来。

吴玉龙记得,到福建的头两年,晚上不止一次梦到以前的家庭。梦境中,养母一袭短发,圆?#24120;?#30333;大褂,爱磕瓜子,但画面转向养?#31119;?#21364;是一副凶神恶熬的模样:饭桌上,摔完筷子就打人,动?#27426;?#23601;发脾气,整得屋子不得安宁。

来到福建后,他5岁以前的记忆被?#27426;?#21106;?#36873;?#31119;建的养父母为他改了名,“吴玉龙”、“陈玉龙”成为无法追踪的符号。在这个只有10户人家、50口人的闽西村庄,没人提?#20843;?#30340;过往,就连养父母也不知道他从哪儿来的。?#30343;?#24403;他调皮、到处乱蹿时,有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奶奶们会开一句玩笑:“你这个野孩子。”

养父母把他像亲生孩子一样?#28304;?#21363;便后来妹妹出生,他们花在吴玉龙身上的爱也一点没少。

一到农忙时节,挨家挨户的小孩都会被父母叫到田间帮忙干活,但吴玉龙从来没有下过地。他的玩具也比同龄小孩多,电动火车、手枪玩坏了,他就甩在一边,见状后的养父也不生气,而是骑着摩托车,带他到镇上再买一个新的回来。

9岁以后,吴玉龙去离家5公里外的寄宿学校念书,养父隔几天就会给他做一次肉?#24120;?#28982;后送到学校,等着他下课过来吃。在他童年的记忆里,养父母?#27426;?#20182;没提出过苛刻要求,但对教育问题从不含糊,老师当天布置的作业不写完,说什么也不让吃?#22466;?/p>

几年的勤奋与努力下来,他考上了福州大学的化工专业。作为福建省仅有的两所211大学之一,福州大学是许多村里娃遥不可及的梦想,他所在的村庄,每年能考上高中的孩子才两个左?#36965;?#26356;多人在镇上念完初中就辍学了。

大学毕业后,他留在福州,在一家大型化工企业做助理工程师,在这家公司干了五年,他的月薪涨到七千多元。他说:“今后还会有上升空间,现在最大的目标是拿到注册?#36393;?#24037;程师执业资格证书。”

今年年初,吴玉龙结婚了。婚礼那天,养父母为他们前后张罗着,摆了10余桌酒席。一片鞭炮锣鼓声中,他觉得,这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。

24年回家路

2011年,吴丽萍在电视上看到许多被拐儿童通过宝贝回家?#25945;?#25214;到了自己的亲身父?#31119;?#22905;心动,想试试。

没有智能手机,她找了间网吧,搜索宝贝回家网站,登记并上传了弟弟吴玉龙的个人资料。志愿者通宵三天,帮吴丽萍把手上零碎的资料一点点拼接起来,还教他如何到户籍所在地采集父母的DNA样本。

2012年1月31日,四川古蔺县公安局采集了吴玉龙亲身父母吴世禄夫妇的DNA样本,然后将数据录入全国联网的打拐DNA数据库。有了这个数据库,只要将所有丢失孩子的父母血样以及?#19968;?#26469;的失踪儿童的血样采集到,就可以在全国?#27573;?#20869;准确查找。

2017年,福建泉州警方接到贵州一位夫妇举报,对方称1992年在泉州打工时,自己的孩子被偷,可能被拐卖到福建龙岩的一个村落。接到线索后,警方出动将辖区内的村庄搜了个遍,发现三个可疑目标,于是将三个人的DNA数据与这对贵州夫妇进行比对,但无一吻合。最终,泉州警方将这三例DNA数据录入打拐DNA数据库。

打拐办工作人员发现,有一例数据与此前吴世禄夫妇的DNA匹配度达到60%,他们联系了四川古蔺县公安局,随后,吴世禄夫妇再次做了DNA?#33258;?#23545;比采样。这一次,三个人的基因匹配度高达99.9%。可?#28798;?#23454;,吴玉龙就是吴世禄夫妇的亲生儿子。

拿到DNA检验报告那天,吴世禄和老伴儿接到女儿吴丽萍从2000公里外的?#26412;?#25171;来电话,握着听筒,二老哭红?#25628;?#22280;。

几个月后,吴丽萍和吴玉龙参加一档电视节目的录制,这是姐弟俩时隔24年之后再次相见。吴丽萍说,她?#30343;?#22312;弟弟出生后抱过他几次,想弟弟时,就掏出照片看两眼,“不管走到哪里,亲情永远都在,我是他姐,我有责?#38382;?#25252;他,这也是我坚持这么多年的唯?#27426;?#21147;。”

那天,吴玉龙披了件黑色夹克,下身是牛仔裤,踩着运动鞋走上舞台,在聚光灯下,姐弟俩紧紧地拥在一起。10几?#31181;?#37324;,除了惊喜,吴玉龙更多的是紧张,他用力握紧拳?#32602;?#25163;心捏出了?#22466;?/p>

2018年元旦,吴玉龙回到了亲生父母身边。吴世禄夫妇早早在车站?#20154;?#29238;亲拉着他的手,一个劲儿说,“回来了好,回来好啊。”母亲站在一旁,嘴一张,眼泪就往下簌簌地落。他们一口一句四川话,吴玉龙听?#27426;?#22823;姐在旁边当翻译。

相处的3天,吴世禄夫妇用一桌桌四川菜弥补着对儿子的爱,怕味道辣儿子吃不惯,他们尽量做出清淡的味道。吃完饭,他们带儿子回了老屋,稀稀落落的几户人家散落在山脚下,?#27426;讯言硬?#22312;屋檐下野蛮生长。

吴玉龙陶出手机,拍着照片。他说,“20几年了,终于回了家。”

吴玉龙姐姐讲述多年寻亲经历

抹不去的痛

而今,吴玉龙找到了家,而更多被拐孩子的寻找,以及人贩子的抓捕工作,或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上世纪90年代前后,对于吴玉龙的家乡,四川省古蔺县金星乡(作者注:后更名为皇华镇)来说,是一个贩卖人口猖獗的年份。金星乡与贵州接壤,苗、汉两族人杂居于此,在过去,如果去趟县城,每次要花20多小时往返,这个边陲小村乃至整个古蔺县都是全国拐卖妇女儿童的?#21350;?#21306;。据媒体报道,仅2000年1月至4月,古蔺全县就有98名拐卖妇女儿童犯罪?#21491;?#20154;被抓。

2018年5月,武汉大学王真课题组发表在Nature Sustainability的论文(译为《中国非法收养的儿童拐卖网络?#32602;?#25581;开了儿童贩卖的复杂路径。课题组的研究表明,四川是全国最大的儿童净贩出地,福建等8个省份买入的儿童人数占全国的52.9%。另外,研究表明:许多人贩子都会从?#26412;?#19978;海、广州、泉州、重庆、成都经过。

曾经沿着人贩子常熟路线寻?#19994;?#24351;的吴丽萍,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得到了一份拐卖儿童案件的材?#24076;?#20854;中几张孩子的“价格单”让她触目惊心,这些孩子就像商品一样,写上性别、价格,然后被送往不同的地方。有的小孩甚至可以卖到八万到十万块。

“被拐孩子在最终到达收养家庭前,会经过层层转手。通常来说,长得越好看的越贵;年纪?#21483;?#30340;越好卖,最好几个月大,一岁多点,刚刚断奶的”。吴丽萍在实地寻找中总结出门道。

这些年,为?#25628;罷业?#24351;,吴丽萍还成为了“宝贝回家”的志愿者,朋友圈和微博上转发着大量的打拐新闻和寻亲故事。她接触了很多已经长大成人的被拐儿童,有一次她问:“你们想家吗?”

他们都睁大眼睛,点点?#32602;?#26395;着吴丽萍说,“想。”

“那你们为什么不去找呢?”吴丽萍接着?#30465;?/p>

“我们没有渠道,要是被养父母发现了,会影响家庭和睦的。”说完,他们就一溜烟儿跑开了。

吴玉龙是其中的“?#20197;?#20799;?#20445;?#34987;拐后,不仅得到养父母的呵护,还最终找到了亲生父母。但拐卖一词仍会跟随他一辈子,现年29岁的他还不?#21307;?#23454;情告诉妻子,每次电视上播放类似“我省又破获一起人口拐卖案”的新闻时,他就会立马调台。

这是他内心深处抹不去的痛。

2018年3月,吴丽萍回到老家,可当年石硪街上收养弟弟的养父陈加强已经改名换姓,并且不知去向了。吴丽萍说,警方告诉她,会加紧破?#31119;?#36861;究人贩子的责任。

“这些都是我一路上打听到的线索和证明,我会把它都装裱起来,直到结案。”吴丽萍小心?#30826;?#22320;托着厚厚的一摞材?#24076;?#22905;一张张翻开,然后又?#27492;承?#21472;起、装进档案袋。

她的手微抖,让人感觉那摞材料很重。

摘要:锦屏县人民政府,锦州中考成绩查询,锦州中考,美能达官网,美妙人妻,美祢藤?#20607;?/div>
顶一下
踩一下